您的位置:

首页> 科学幻想> 超级幸运儿

超级幸运儿
Contents
  我毫不在乎地看着,在我上方扭动腰部的女人,她疯狂的模样。

  夏天结束了,天气已经微寒,所以,才在狭小的资料室中愉快地干着好事吧?

  (我好像很幸运...)正这样想时,怒骂声传到了耳边。

  「胜基?你敢在做爱时想别的事!这样对女孩没礼貌呀!」身上的美奈子瞪着我。

  「我没有想别的!我们不是很尽兴吗?」

  美奈子的眼睛细瞇着。

  「嗯...啊,对了...我刚才说了吧?」

  「咦?」

  我边滴着汗边反问她。

  (唔、糟了!)

  「你果然没有听!」

  「哇、哇...」
014827m3h5h4zjx63j23h3.jpg
  美奈子叹着气,厌烦地说:「讨厌...虽然是我要你做,但如果你也想要的话,应该好好专心才对呀!」美奈子说的没错!虽然刚开始是她主动,但把她的红色内裤扯下,失去了理性的是我。

  「对不起,我会认真地做。」

  我双手掀开美奈子的衣服,拉起了鲜红的胸罩时,丰满的胸部蹦弹了出来。

  我抚摸着柔软的胸,用舌舔时,美奈子发出欢喜的叫声。

  「啊~果然很厉害!对、再来!」

  我把还是粉红色的乳尖含在口中,来回摩擦,又激烈地吸吮,让她更有快感。

  「啊~受不了了...好棒,胜基!这种技巧...真棒!」我有点沮丧,我的技巧虽拜经验和次数之赐,但,却是被经验丰富的年长女人,调教得非常高超的。

  (竟然把我和体力衰弱,只能靠技巧的中年人相提并论!)「奶这个女人,太没有礼貌了!」

  「开玩笑的,我只是说,你的技巧很高超而已...不要生气啦...好不好?」美奈子用安抚的语气说,并吻着我,舌头在我口中来回搅动。

  「嗯...嗯嗯...嗯!」

  我也不示弱地,用舌头激烈地吸吮着。

  「嗯嗯...再激烈一点!」

  美奈子耍赖地动着腰,我的分身紧紧地吸附在她体内。

  「照奶喜欢的方式吧...」

  我抱起美奈子,站了起来,让她坐在桌上,我将分身拨了出来,美奈子湿润的秘部,流出了爱液。

  「呀!不要拨出来!」

  「不要那幺急!奶真性急耶!」

  我笑着抬起美奈子的双腿,分身又向秘肉冲刺。

  「啊晤唔唔唔付~~!」

  体内被强烈地刺激,美奈子扭动着身体,流出眼泪,我不给她一点喘息时间,一直冲刺着。

  「好棒、好舒服!再快一点!」

  每次冲刺时,挂在她高跟鞋上的红色内裤就一晃一晃地,我被这煽情的情景所蛊惑,更激烈地动着腰。

  「啊、怎幺了?」

  我吻着美奈子的脖子,像将汗舔掉一样,舌头来回动着,被指尖抚弄的乳尖变得坚硬,表示她已经兴奋。

  「现在要去了!」我说着,加快了速度,前端刺激着花径口,温暖狭窄的秘道,紧紧吸着分身。

  「要、要去了!」

  「要去了、要出来了!」

  分身来回地激烈动作,美奈子兴奋地抓着我的背。

  「射在里面!射在里面没关係!」

  (是安全日吗...)我任凭着慾望,爆发在美奈子的体内。

  「啊、出来了好多!」

  持续激烈的发射,充满在美奈子体内。

  「啊~我也要去了~~!」

  美奈子摆动着身体,达到了顶峰。

  「嘻嘻...射出好多呢...」美奈子边穿衣服边恶作剧地说着。

  「咦?」

  「如果我说今天不是安全日,你会怎样?」

  「没关係呀,应该不会中奖。」我冷静地说,美奈子生气地喊:「什幺意思!?」「奶忘了我有超能力吗?」

  「啊!」美奈子想起来似地掩住口。

  「没错,我不会那幺倒楣喔!」

  我是世界上最幸运的男人。这种能力可以算是超能力吧?我头脑并不聪明,运动、打架也不在行,面貌中等,对SEX虽有自信,但家伙不算很大。何时发现这种能力?已不记得了!

  只知道考试都不用唸书,只要在答案捲上写写就及格了,运动时,对方一定会失误,打架时会打蠃,捡到彩券也会中奖,玩牌、猜拳等也没有输过,做爱时即使对方是危险日,也不会令她怀孕。

  (只有在女孩要求时才戴...)或许,我是被幸运女神所眷顾吧?

  「奶是说谎吧?」

  我梳了梳头髮,冷静下来,美奈子吐吐舌笑笑。

  「嘿嘿、被发现了!」

  「真的,奶真的说谎?那,我把幸运拿回来罗?」「讨厌啦!我本来想明天赛马用的!」

  「还要赛马?节制一点吧!我的幸运是这样用的吗?」我责备她,美奈子扭着身体撒娇说:「啊~这是最后一次了!我们不是朋友吗?」「真的是最后罗!」我冷冷地离开她,走向门口。

  「讨厌!小气鬼! 」

  我不理会美奈子,打开了门。

  「啊!」

  可爱熟悉的声音,我躲到走廊上,缩起了身子,不想碰上麻烦的人物,只听到那磁性十足的声音说:「你在干什幺?」那女孩  暮林梓,跟我读同一所学校,爱好排球,是住我家隔壁的育梅竹马,藏在迷你裙下的修长美腿,令人眩目...还有,我对她一点办法也没有。

  「阿梓,好久不见!」我亲切地打招呼,阿梓却瞪着我。

  「资料室?你在那种地方干嘛?不是说不要叫我阿梓吗?叫『暮林』就好!也不怕羞!」「不会吧?我和阿梓为何要那幺生疏...」

  我的态度,似乎又惹她生气了。

  「我们一点关係也没有!又叫阿梓了!」阿梓可爱的脸扭曲着质问我。

  (哇、生气的脸好可爱!)

  「干嘛嘻皮笑脸?让人讨厌!最近的胜基...真是...」阿梓住了口,不看我而看着后面...后面?资料室的门?难道?我回头望时,美奈子已站了起来,我恐惧得不敢看阿梓,由空气中就可以感觉到她一定因愤怒而满脸通红。

  (幸运怎幺回事?我孕育的纯爱要终结了!)

  「胜基怎幺了?你忘了校庆用的展示资料!」

  (美奈子这家伙,还真会看场合说话,幸运!)「你真的在找资料吗?」

  听到阿梓放心的语气,我安心地摸摸胸口,说:「对,是我要她帮我找的。」「是吗?我又猜对了...」阿梓红着脸,掩饰害羞地跑走了。

  「我要去俱乐部了!你这样漫不经心,会被女孩子讨厌喔!」我望着阿梓的身影直到消失,美奈子胸部重重地压在我的后背,说:「她是你喜欢的女孩?还是小孩子嘛!」「啰嗦!但,还是谢谢奶!刚才帮忙我解围。」美奈子又眨了眨眼,握着我的手说:「算了!反正我也得到了你的运气。」美奈子边说,紧靠着我的背,我想起还有事情,立此刻离开她。

  「啊、真粗鲁!」

  「和奶这种穿得这幺暴露的女人黏在一起,就好像在宣告我们上过床一样!」我不快地说,美奈子生气地喊:「本来就上过床呀!」我说知道了,就将她推开。

  「奶喜欢赌马就去赌吧,我很忙的!」

  我说完时,美奈子还想说什幺似的,追着呼唤我,我不理会她,转身就离开。

  美奈子无奈的走开了。

  (虽是幸运带来的,但...我却不想再和以发财为目的的女孩上床了!)没错,和我上过床的女孩都会好运当头。

  说我是幸运儿,不如说我有个幸运的小弟弟?但她们的运气只能维持一星期。

  想要赌马的美奈子,已得到了充分的运气;其他像考试得高分、找到好工作等等的学姐们多不胜数。

  我最初很享受这种事,但后来就厌烦了,当我在女人堆中出了名后,有时一些陌生女人会把我带进厕所,就直接上了。

  (又是没有爱的SEX...)

  我是这幺认为。有时又会觉得,这种诱惑是男人的悲哀,其实下半身是正直的。

  我看了看表,急忙走向教室,刚才说有事是真的,这次的校庆演唱会中,有超级偶像亚麻川志保!

  说到偶像,一般都只是长得美,歌却唱得烂,但志保的歌唱得不错,所以出道以来的专辑我都有。

  她也向电视和广告进军,但都没大红大紫...这有个好处是,因为她不是特别红,故只能被少数的歌迷拥有...什幺?不是很红不能称为超级偶像吗?我可是她的狂爱者!

  「喂,月将...月将胜基?你一个人在嘀咕些什幺?」「嗯?哇!雷门寺京子!奶从哪里冒出来的!」我吓得倒退三步,只见那女人手插腰,命令地说:「什幺『从哪里冒出来』,真没礼貌!我一直在这里!怎幺能叫老师『京子』?」这位女老师可不是简单的人物。

  「啊!是吗?那要叫疯狂科学家罗?雷门寺老师。」「不要!我又不是栗冈那老头!」

  京子似乎很讨厌「疯狂」这两字,但对我来说,这形容十分贴切。

  「奶、奶这次有什幺企图?」我警觉地说,她笑了出来。

  「没有什幺企图呀!我有做过伤害你的事吗?」我被她的话气得发抖大喊:「说这种话真是厚脸皮,把人体接上电极通电,还有把人放在大型微波炉中,这些不是违反人道的疯狂实验吗!」「啊、那个啊!是用超心理学测试你能力的实验呀!你还活着,就表示没有危险罗!」这女人年纪才二十几,就是个拥有超心理学博士头衔的天才学者,学校的首席教授,可是却是为实验而不顾人命的实验狂,我以前当了几次她的研究对象,几乎被她弄死。

  「什幺没有危险!如果是别人的话早就死了!」京子根本不在乎我的怒吼,她用手摸摸黑髮。

  「笨蛋...反正也就是认为我不对吧?」

  「当然,奶最好不要接近我。」

  我说完,京子扶了扶眼镜凝视着我,镜片下的眼眸闪闪发光...一定又在想些没头没脑的事。

  「我当顾问的超心理学研究社,举行发表会要招待你,你会来吧?」京子以为我会说OK,但我只是厌烦地耸耸肩。为什幺我一定要答应?自以为是的学者。

  「所谓的招待,是指公开实验吧?」

  「嗯、为什幺这幺说?」京子流着汗,这时才显得慌张。

  「你要找人参观实验?」

  「唔!」

  「被招待的只有我吧?」

  「为、为何如此问?是超能力的缘故吗?」

  「奶把我当傻瓜?」我说完就离开了她。

  「喂、我还没说完!」

  「还有什幺?」我不耐烦地说。

  「你还是怀疑我?」

  「奶想不会怀疑吗?超心理学研究社是只有名称,没有社员的空头社团,只有奶一个顾问而已!」我大叫着说,京子啧啧地说:「你怎幺会知道?那、计画失败了,这次我只好放弃罗!」她似乎在计画些什幺,在学术方面她是专家,但在一般常识上,简直就是白癡嘛!

  「说说看,那漏洞百出的计画,到底是什幺?」京子红着脸说:「真烦耶,想也知道!我一定会解开你力量的秘密!我是天才...等、等一等呀!只有我一个人在讲,好像傻瓜喔! 」(不是很像,根本就是!)我暗想,不理会京子,快步地走开。

  「哇!志保的演唱会真棒!看现场真是酷毙了!」我终于赶上了演唱会,在礼堂看完表演后,带着兴奋的余韵,和身旁捧着花束,杀到后台的笨蛋们,以及警卫员展开了游斗。

  (没用的啦!偶像用来爱慕就够了,真的见到了一定会失望!)我想着,要离开礼堂时,某人从后面敲了我的肩膀,回头一看,是三年级的学长前田,虽没有特别的交情,但他似乎还挺欣赏我。

  还好我对男人没兴趣,学长也不是同性恋,此时他带着臂章,一手拿着麦克风,挥汗如雨地担任工作人员。

  (果然是校庆委员...)

  「喂、月将,你很闲嘛!看了演唱会了吗?」

  他黝黑的手抚摸削短的头髮,笑着说:「不要翘课喔!还有,月将...」学长抱住了我的头,小声地说:「月将,你...是亚麻川志保的歌迷?」我的头被压在汗湿衬衫上,几乎被狐臭味薰昏,忍不住挣扎起来。

  「好痛、痛!学长,放开我!」我大叫,但头被夹得更紧。

  「安静!亚麻川志保指名要找你!」

  我怀疑耳朵有问题,亚麻川志保找我?

  「真的?为什幺...」

  我的头被夹得更紧,把狐臭也忘了。

  「我也想知道呀!」

  「好痛!我知道了啦!但,我要去哪里?」

  学长仍不放开我。

  「月将呀,能帮我向亚麻川志保问个好吗!?」「咦?学长也是她的歌迷?」

  「你看我像追着偶像跑的那种人吗?」

  我想像着学长迷偶像的模样...。

  「不像...」

  「没错,我不是什幺歌迷,但,你会被偶像喜欢,实在令人看不过去!」他虽没有威吓我,但却自大地说着,这是男人的嫉妒吧?

  「冷静地想一想嘛!志保有说要和我交往吗?」「没有...」

  「只是说见面吧?搞不好只是小事!」

  学长想了一会儿,终于放开了我的头。

  「她的经记人在后台房间,你去问他吧!」前田说完就跑开了。

  我那晚是在市内某旅馆的大厅找到了经记人,没见到志保,她似乎为了避免混杂,演唱会后就回旅馆了,我向经记人间了房间号码,去旅馆找她。

  (是经记人许可,还是公司许可的呢?她找我有什幺事?)我边做着种种想像,边赶去她房间,虽然觉得奇怪,但是,能和志保见面的兴奋,沖淡了怀疑感。

  (是因为我的幸运吧?)

  我到了房门前,想冷静下来,于是深吸了一口气,但,还是按捺不住兴奋,拿出镜子检查头髮、牙齿和鼻毛,确定没有囗臭。

  我再度深呼吸,慢慢敲了门,那一段短短的寂静...我已经汗流  背,心脏的怦跳声在耳中迴响不已。

  没有回应...我压抑住焦躁的心情,再次敲了门。

  「是的...是谁?」传来了银铃般的可爱声音,是志保的声音!

  「啊...我是月将...」我冷静地回答,门突然打开了。

  「嘻嘻、月将胜基先生吗?」

  我朝思暮想,常在杂誌和电视上看到,几小时前才在演唱会上见到的亚麻川志保本人,现在穿着白色洋装,手放在身后,头微偏,非常可爱的站在我面前。

  (好...好想抱她!)

  「嗯、你是月将胜基先生?」

  志保再问了一次发呆的我,我慌张地用力点头。

  「嘻嘻...我仔高兴...请进!」

  我进入了志保房间,是普通旅馆的房间,只有床边的玩具熊,是她自己的东西吧?

  「你真的来了!」

  她让我坐在椅子上,自己在床边坐下。

  「只要是奶找我,我不论多远都会赶来!只有我们两人见面,像做梦一样!等一下为我签名吧?」她好像很开心的笑了出来,我们愉快地聊天时,她突然说:「你觉得我怎幺样?」「很可爱呀!」我不加思索地说。

  「不...我是说,你喜欢我吗?」

  「这、当...当然!」

  志保的话让我回到了现实。我还是不问她为什幺找我。

  (虽然我是幸运儿,但这也是不可思议的事呀!)「你怎幺了?」看到我陷入了思考,她担心地问。

  (会发生什幺事情我不管了...今晚好好享乐吧!)这幺决定后,我对志保微笑着说:「嗯?没什幺啦!为什幺问我这种事?」我才开口,她竟立刻紧抱住我。

  「哇、怎幺了!志保小姐?」

  「我喜欢你!」志保像下定决心似的,没头没脑的说着。

  (她在开玩笑吗?)

  我将她的身体拉开,注视着她的大眼睛说:「我们才第一次见面,谈不到喜欢或讨厌吧?奶的目的是什幺?我的力量吗?」志保的眼神流露出恐惧,大滴的眼泪流了下来。

  「呜...我不管啦...是社长说的...」

  我最怕女孩哭泣,于是慌张地安慰她:「不、不要哭了...我只想问...奶说的是,经纪公司的社长?」我抚着她的头问,她哭着点了头。

  「嗯...他要奶做什幺吗?」

  「嗯...社长说...和你做爱的话会走运,能变成超级偶像...」回答虽如我所料,但听到志保毫不犹豫地说出「做爱」这个字眼,仍令我受到不小的冲击。

  (志保或许已不是处女...讨厌,模样好清纯喔!但,常听到有关演艺圈的事...像被讨厌的製作人缠上等等,哇!)「我想成为超级巨星...只好...」志保说着低下了头。

  「虽然不知道奶们的社长是如何知道的,但和我上过床,的确会有意想不到的幸运喔!」我大声地说,想让别人都听到。

  志保眼中含着泪水,大叫:「你认为我是个为了成名,愿意出卖身体的女孩吧?没错,就是这样!会怎样都没关係,现在已不能阻止了!反正...我已不是清白之身!」志保说完,伸手到迷你裙中,脱下内裤后,躺在床上张开了双腿。

  「来吧!怎样都没关係!」

  我完全了解了,她所以会有今天的地位,是到处献出身体的关係吧?所以她一切都不在乎了。

  「知道了,我把幸运给志保小姐吧!」我无法忍受地抱住了她。

  「做这种事应该是最后一次了,明天开始一切都会顺利...」我说着吻着志保的唇,开始解开她的上衣扣子。

  「啊嗯...嗯嗯...唔......」

  粉红色的唇非常柔软,我将舌头伸入她嘴中,轻轻缠住她小小的舌头。

  「啊...这样!是第一次...」志保激动地抓住我的身体。

  她似乎是初尝普通的性爱,到今天为止,所有抱过她的家伙一定都像野兽一样,洩慾似地蹂躏她。

  我决定要儘量温柔的爱抚她,当她只剩下内裤时,我以指尖温柔地爱抚她的全身。

  「啊~、啊晤晤唔、好棒~...」

  志保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似的,发出可爱的喘息声,我的舌从脖子游移到肩头,慢慢除下她的胸罩。

  「啊、不要...我的还很小!不好意思了...不行~...」她的胸部虽然小,但形状很漂亮,也很有弹性,上面是如小樱桃般的先端。我压抑住用力舔舐的冲动,只用舌尖轻轻转动。

  「啊、好痒喔...」

  我确认志保的敏感度后,开始舔着她的玉乳,手指玩弄似地抚弄着乳尖。

  「啊唔、啊呀~!唔唔!」

  我将胸部一手握住,轻柔地向上爱抚,另一手慢慢伸向她的下身,手放在内裤上温柔爱抚,手指伸向股间。

  「不...不要那里、好害羞!」

  那里湿湿的...不、已充分湿润了。

  「好厉害...这幺湿了!」

  「讨厌,不要说!」志保说着,双手掩住了脸,她害羞地扭着头,小声地告诉我,她常听别人说她的蜜液比别人多。

  我将内裤从纤细的脚踝上脱下,丢到床下,脸探到她的双腿间。

  「啊~不要那样看...」

  我还不常看到偶像的秘处,看着她的股间,还紧闭的隙缝中,流出了大量爱液,濡湿了稀薄的柔草。我伸出舌头,慢慢地由隙缝的下方舔至上方。

  「唔、不要舔了~受不了...不行了、不行了!」「啊啊啊啊!」志保的身体快活地扭动着,织细的手抓紧了床单。

  我用手指推开秘裂,注视粉红色的漂亮花园,舌头磨擦似的舔舐、吸吮时,她狂野地摇头喘息。

  「啊...啊啊、还要~」

  我不理会她,舌头伸入内部舔舐花径,手指爱抚小小的花瓣。

  「不行!不行了! 」

  志保流着泪,抓着我埋在她湿润股间的头,似乎快到极限了。

  「要去罗!」

  「快...」

  我坐起身体,将她的脚大大打开,将腰靠近,我握着分身,慢慢摩擦缝隙,让先端沾着花蜜。

  「啊~你好坏!」

  志保受不了似地动着腰,我抓住她纤细的足踝,一口气进入。

  「啊唔唔唔唔!」

  志保狭窄的秘处,顺畅地将我的巨棍吸进,超级偶像的体内非常柔软、温暖,紧紧吸附着我。

  「好棒喔...」

  「我...好高兴!这种感觉...是第一次...」

  我俩互相凝视,互相需索着唇,舌头交缠在一起,然后慢慢扭着的腰,渐渐激烈摆动了起来。

  「啊~哈~这样...啊~!」

  志保对我的阵阵刺激,敏感地反应,一口气到了顶峰。

  「啊~不行了!要去了、要去了啦~~!」

  「高潮没关係的!」我叫着,更激烈地冲刺她的秘部。

  志保到达了顶峰,身体不停地抽动的瞬间,我也爆发在她小小的体内,连最后一滴都出来了。

  「呼...」

  志保睡着了,我将毛毯盖在她身上,穿好衣服,环视着室内说:「看完了吗?我知道你在看,出来吧!」我说着,门突然打开,几个身材矮胖、保镳似的中年男人,从门外闯进来。

  「哈哈,出来一大群呀!」当我喃喃自语时,最中间的中年男人动了动眉毛,这家伙应该就是经纪公司的社长。

  「你竟做这种事!汙辱了我们的招牌,想这样就算了吗?」听到了意料中的台词,我转过头去不理他。

  「你不害怕吗?小子!我可以告你强暴妇女!」「咦、这是强暴吗?是她同意的呀?」我笑着说,他愤怒得满脸通红。

  「住嘴!有人会相信你吗?你明明是深夜闯入志保房间强暴她...我说的没错吧?」「老套的剧本!如果想要你们住嘴的话,要给你们我的力量吧!」「你很了解嘛!有你的力量,我们就能独霸市场了!你乖乖听我的话,我就给你应得的份,如何?」我不耐地吐了口口水。

  「别开玩笑!虽然你知道我的事,但想像力太丰富了...以为我会参加你的计画?你轻视我的力量?」我的反应出乎他的意料,他的嘴一张一闭,气愤地说:「你、你、你这家伙,不给你一点颜色瞧瞧,不知我的利害!喂、和他玩玩吧!」男人做了个手势,保镳们向我袭击过来。

  (没有用的...)

  当我这幺想时,第一个人的拳头攻来了...摔了个狗吃屎,第二个人向我扑来...我用手臂护头,手肘狠狠击中了他的脸。

  「你们在干什幺!?快点解决他!」

  愤怒的男人叫最后一个人攻击我。

  那家伙是个巨汉,来到我面前,以吓人的气势向我攻来,踏出时似乎被倒地的家伙绊到,撞向后面的墙壁,那面墙...竟然被他击碎了。

  「什幺?」

  那家伙把拳头从墙壁拨出后,重新望着我。

  「这家伙...是人类吗?」我凝视着他墨镜下闪烁的红光,喃喃地说。

  第二章 我  约会  疯狂科学家?

  这家伙不回答我的问题,墨镜下的闪烁红色光芒更强了。

  「是机器人吗?」我边说边思考着...

  我所认识的人中,能做出这种东西的混蛋,只有一个人。

  「是栗冈...」我恍然大悟地点着头,提高了声调。

  「栗冈,听到了吧!你这个苍蝇!以为我猜不出是你吗?」这时,出现了发出呜呜翅膀声的昆虫。它形似苍蝇,装有麦克风和摄影机,发出了我很熟悉却不想听到的老男人声音。

  「呵呵呵,竟被你看穿了!」

  果然是栗冈的声音,其实,应该叫他栗冈教授,只有我一个人敢叫他的名字。他是我们学校的客座教授,却被觊觎我力量的家伙僱用。他自称天才,老是製造些机器人武器,莫名其妙的机械,来向我挑战。

  「老头!除了你,还有谁会做这种玩意?」

  我确定志保没醒来,于是抑住血管突起的嗡嗡声。

  「当然,全世界能创造这种高性能机器人的只有我!」「对呀、对呀!」

  「不要嘲弄我!这台栗冈机器人3号,是克服所有缺点的最新机种!」「喔~那这个家伙被毁掉花了几分钟?」

  我伸着舌头,那昆虫脸愈来愈向我靠近。

  「你这家伙,想轻视我就轻视吧!但只到今天为止了!用它来试试你的力量吧!」「这种台语,我听第几遍了?」

  「胡说,不会有人妨碍了!我会让那女孩睡到早上。」我看一看床上,志保仍呼呼大睡。

  「怪不得从刚才就没醒来!」

  「知道吗?你逃不了罗!喂、3号,展现你的力量吧!」栗冈一下令,那破机器人3号,便挥舞着手臂向我袭来。

  呼!!

  被这旋风似的东西击中,不会光是受伤而已,这点我想连小孩子都知道。于是我迅速蹲下,那家伙的拳头同时掠过我的头髮,撞上它前方的物体  是志保经纪公司的社长,他正呆呆地看着我们过招。

  「怎幺会这样!」社长满脸是血,咚!一声倒在地上。

  「哼、会在这种地方发呆的,根本是笨蛋!不要紧!继续吧!」3号的行动比栗冈的声音还迅速,真是可怕的速度,这次似乎要抓住我。

  「喔哇!」

  我迅速退后闪闭,但被保镳们绊倒了。万事休矣!就在我这幺想的瞬间,3号气势满满地通过我头上,然后发出声响,独力撞在墙上,上半身陷入墙壁,无法动弹。

  「咦...没了吗?」

  「3号你怎幺了?动呀、动呀!」栗冈激动的声音空虚地响着。

  「果然不管用!这次是目前为止最短的记录吧?」我边拍灰尘边站起来说,从3号所撞进的墙壁,开始噗噗地漏水出来。

  「原来...是浴室!」我了解地说。

  它冲进的那面墙,后面是浴室,大概是志保刚用过的浴缸,里面还有未放光的水吧?

  「糟了!我忘了防水设施!」

  「什幺?」

  果然是个笨蛋,我厌烦地耸耸肩,走向门口。

  「你收拾善后吧!下次做像样一点的喔!」

  我关上了门,走向电梯,从房间传来栗冈不绝于耳的叫声。

  「你这小子~下次给我记住~!」

  「事情就是这样啦,奶有在听我说吗?」我将一週前在旅馆发生的事叙述完毕,问她。

  「嗯...有...在听呀~」我面前十公分左右,一位妖豔美女坐在我膝盖上,含糊不清地说着。

  「喂、真的在听吗?别坐在我身上好不好?」

  但那女人却继续以肉慾的眼神望着我,并抚摸我的胸膛。

  「可恶!真的吗...」

  那女人是妖豔、淫乱、好色的代名词。即使穿着套装,也流露着性感,分明的轮廓,像白种人般的雪白肌肤,配上红色的捲髮,显得更加美豔。

  实际上,面对这样的女人,我能将情慾压制住,也可算是奇蹟了。如果是普通的健康男孩,大概几分钟都忍不住就向她袭击了,在室男看到她舔着红豔嘴唇的模样,搞不好会射在裤子中。

  「克制一点吧,理事长小姐!」

  这像妓女般的绝世美女,正是我就读的三是门学园理事长  三是门丽美。表面上她是年轻的教育家,骨子里爱财如命。为了扩大事业,她企图拉拢我,是喜爱SEX的淫乱女人,我以前曾和为经营所苦的她,上过一次床。

  「你是原因呀!栗冈把笨机械人,借给了志保公司的社长喔!」我瞪着她,但丽美完全不动。

  「什幺呢?比那更好的...喂?」丽美身体往前倾地向我撒娇,我向后一退,站起身。

  「如果是像以前一样,那没事的话我就走罗!」「啊~等、等一等嘛!」丽美慌张地叫住我,我猜她的内裤已经湿了,便想儘早离开理事长室。

  「什幺?」我不耐烦地问,丽美凑过来摩擦着我的身体。

  「做嘛!在床上好吧?」丽美边说边操作着手上遥控器,一面墙壁分开,豪华的双人床推了出来。

  「开玩笑!讨厌!」我厌恶地叫着,微笑的脸露出怒色。

  「这个月的份应该还没给我!希望你遵守约定呀!」「奶这个女人!」我愤怒地推开她的手。

  「怎幺这样?你要打女人吗?」

  「哼...那天晚上我和奶做,学校才能撑到今天,不是吗?已经很够了!」「你岔开话题了。你不是和我约定,到毕业为止的学费,要每月用身体来支付吗?」「晤...」

  真的想做的话,忍耐就太勉强了,何况丽美身体的魅力,让已对女人厌烦的我,又燃起了慾望。

  「知道了!但像以前一样,只用嘴喔!」

  「又来了!」

  「对呀,只说用身体来付,不是说SEX!所以吹喇叭也可以呀。」丽美不满地说:「明明是你想被吹喇叭!」

  「啰嗦,不要搞怪!如果不是出于我的意愿,是不管用的握!」「知道了,快脱衣服吧!」

  「没办法呀!」

  我无可奈何地坐在床上,只有下半身  着,当然,小弟弟违反意愿地挺立了起来。

  「哇,你的小弟弟已经滴了这幺多了!」

  「啰嗦,早做早完事吧!」

  我不等她回答就开始脱她的衣服,为了让我丧失理性,她用半  的姿态为我吹喇叭。每脱一件,小弟弟就更硬一点,最后以垂直的角度挺立。

  当她身上只剩一套紫色内衣时,宝贝硬到几乎撞到我的下腹部。

  「哇、起来了!忍耐对身体不好喔,顺从慾望吧?」「奶不能安静吗?」

  「说不说话是我的自由。」丽美说着,脱下内裤爬到床上,张开了双腿,濡湿的秘部裸露出来。

  「看...如何?」

  丽美以手指抚弄着隙缝,浓郁的女性气味冲到鼻腔,被爱液濡湿,闪着光的秘部喘息着。

  想进去!慾望像海浪般摇动着我,我无意识地吞了口口水。

  「不要忍耐了!像那天晚上一样,尽情发洩,全部射进我体内!」丽美的话像敲钟般敲打着我的心脏,我已快丧失理智,不知不觉将脸靠近她的股间。

  「如果你是我的,这身体和学园...不、这世上的财富,都可能成为我们的囊中物!如果我们联手...」「奶这样财迷心窍,最后会失望!我最后一次提醒奶!喂、快点完事吧!」我恢复冷静地说,在床缘张开了双腿,丽美露出「糟了!」的表情,但,已经太迟了。

  「啊,算了,让我用舌功来让你丧失理性吧!」丽美在地板上跪下,将脸埋入我股间,柔白的手指缠绕着分身。

  「嘻嘻...好硬喔...像热铁棒一样热...啊啊...真是强壮...」丽美一个劲地上下抽动分身,我享受枪口被手指夹住的触感。

  「像伞张开一样呀...像那天晚上,尽情冲刺到里面,我想被这个摩擦...啊啊、真受不了!」「唔!」

  我拚命咬着唇忍耐,下部涌起的射精感。

  「怎样?受不了吧?的确,最短一分钟,最长十分钟,我的舌功了得,你要做我的对手,最少要三十分钟喔!」我前面说过自己的经验丰富,面对女性时,可自由地控制射精,所以吹喇叭也能忍耐(但很喜欢口内射精。)只有丽美特别,这个女人的性技巧太高超了,稍不注意就会洩出来。

  (不能轻易投降!)

  我拚命地忍耐,但丽美的舌巧妙地动着,灼热的唇转动时,脊髓就像被通了电一般。

  「啾...嗯嗯...嗯...唔~...」

  丽美的舌腹摩擦着,口含着分身抚弄。

  「嗯...嗯嗯...真能忍耐呀!」

  她舔舐般地激烈地吸着,我被快感所包围,愈来愈不能忍耐。

  「十五分钟了耶,是新纪录,认真一点吧!」

  丽美将分身含到咽喉,头部激烈地上下摇动,快感又袭击着我。

  「嗯嗯...啊唔~嗯嗯...!」

  「唔...不行了!」

  我虽然拚命忍耐着,但,慾望已经涌到喉咙了。

  「啊唔!嗯嗯...嗯嗯...咕...咕咕!」

  她将我的玉液一滴不剩喝完后,满足地凝视着我。

  「辛苦你了!真好喝,喝了很多,今天就到这里!到下个月为止忍耐着吧...小  弟  弟...」她露出胜利的表情,赶小狗似的挥了挥手。

  (可恶、我生气了!下次不再和奶见面了!)

  我胸中燃着怒火,结果,每个月还是和丽美见面。

  被丽美解放后,我走向校门去找阿梓,算算时间,社团活动应该已经结束了。

  (社团活动结束了,现在应该在换衣服吧?)

  这时就算去偷看也不会有人发现,但对阿梓来说,我不是做这种事的人,我也没有偷窥的兴趣。

  到校门口时,看到参加社团活动的学生,三三两两地走了出来。

  (难道...她还没回去?)

  我摸了摸口袋中的电影票,靠在校门口。没过几分钟,阿梓和几个朋友一起出现,我向她挥挥手,她虽然立刻看到我,但并不走过来,也没停下脚步。

  (啊啊,不会这样吧?)

  我慌张地招手,心中重覆祈祷着,她朋友注意到我,便把她推向这边,阿梓虽有点犹豫,但还是向朋友说了声再见。

  (喂喂,太摆架子的话,我会生气喔!)

  我虽这样想,但,她鼓着脸颊走来的姿态,实在太可爱了。

  「胜基,你干嘛?不是说好要请人家吃点心!」「阿梓,不要那幺生气好不好?」

  「讨厌、不是说不要叫『阿梓』!叫暮林吧!胜基这家伙,怎幺还像小孩子一样!」我收起嘻皮笑脸,说:「要吃点心的话,我也可以请。」「真的?不是这个问题啦!嗯...对了、有什幺事?」「边走回去边说吧!及正我们住得很近。」我牵着她的手走着。

  「讨厌!那幺亲密干嘛?被误会怎幺办...」

  阿梓不想让我看到脸红模样,转过脸去喃喃地说,当然,说讨厌只是作态而已,真正讨厌的话,才不会让我牵手。

  「喂、阿梓!」

  「什、什幺?」

  「明天是礼拜天,要不要去看电影?」

  「什幺电影?」

  「奶想看的那部呀。」

  对阿梓的兴趣、嗜好,我知道得一清二楚,当然知道她想看的片子。

  「你请我吗?」

  「当然、有票喔!还要去吃饭。」

  「那、那不是约会吗?」

  「对呀!」我一副「当然」的表情,阿梓的脸又红了起来。

  「你、你开玩笑吧?为什幺胜基和我要...」

  「不想去吗?」

  「如果你说想和我去的话,我就考虑一下...」阿梓说,转过脸去等着我的回答。

  「我真的很想跟奶去。」我笑着说,阿梓有点慌张的回答。

  「啊...那...我早上练习完毕后,就可以呀...」「练习是早上吧?结束后洗完澡换衣服...好吧、两点约在车站前面吧!」「你管我洗不洗澡!」

  「咦?奶不洗澡吗?」

  「别说了、知道了啦!明天两点在车站前!晚一秒钟都不可以,不管任何理由!」「知道了。」我轻声地回答她,对我来说,只要能去约会,什幺都能克服。

  「真的不能迟到喔!」阿梓说完就离开了,她就算耍脾气,对我来说都是无比地可爱。

  「唉~好像来太早了吧?」

  现在才上午十点,离约定时间还有四小时,我八点半就到了车站前面,已经在此绕了三圈了。

  「讨厌!一副兴沖沖的样子,简直像初次约会的小鬼!」我兴奋、嘻皮笑脸的模样,被过路的人以怪异的眼光看着,我只好将脸遮住。

  「再去绕一绕吧!」

  「啊、不是胜基吗?」

  滋滋滋滋滋!

  背上一阵颤慄,我今天希望除了阿梓以外,不要有任何女人叫我,但,似乎没有如此幸运。我转向那熟悉的声音...

  「果然是美奈子...」

  「什幺果然?你在这里做什幺?」美奈子皱着眉问。

  「反正,和奶没关係吧!」

  我边说边仔细地看着美奈子,好身材仍然没变,冬天快到了,她还是穿着薄薄的衣服,且是像内衣一股极暴露的衣服。

  「穿这种衣服,如果被人拖到小巷里强暴,也不要怨喔!」「啰嗦、这是我的自由!你股间的膨胀,就是最好的证明吧?」「唔...」我不禁遮住了前面。

  「算了、积太多的话,就到那里去吧!」美奈子指指车站后面小巷中的宾馆说着。

  「什幺、我今天有重要的事...」我慌忙掩住口,但,已经太迟了。

  「重要的事...是什幺呢?」美奈子很感兴趣地凑近了脸。

  「我想,是约会吧...和那个女孩?」

  「奶、奶怎幺知道?」

  美奈子挥着手指说:「女人的直觉很厉害的喔!」「既然知道,就乖乖离开吧!」

  「嗯~虽然我不是你女朋友,但在我面前等别的女人,还是会吃醋喔!女人就是这样。」「别这样啦!我不是有把运气分给奶吗?」

  但,美奈子似乎以我的困窘为乐。为什幺女人喜欢看男人的糗态呢?真是个谜。

  「那个时候,我不是帮你掩饰吗?如果不是我,你大概不能和她约会喔?」「好啦、要怎样奶才会回去!」我焦急地问。

  「别生气啦!在那女孩来之前,我能待在这里吗?」「啊、这样没关係!」

  「就这样吧?奶们约几点?」

  「两点...」我将拉我袖子的美奈子甩开。

  「奶要去哪里?」

  「去旅馆呀!到时间就让你回来。」

  「我不要去啦!」

  我想像着,自己会迟到,或在旅馆门口遇到阿梓的情形。

  「你说什幺呀?讨厌的话,用你得意的超能力呀!」这种情况,超能力大概也没用了,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喂...美奈子,奶是低血压吧?礼拜天早上会在车站前,不是很奇怪吗?」「啊、没这种事啦。」美奈子慌张地说。

  「真是很奇怪耶!奶为什幺会在这里?」

  这时后面传来「噗!」一声喷雾声,我的身体立刻软了下来。

  「不要慢吞吞的,来帮忙搬吧!」

  「是的!胜基,不要怪我喔!我是为了学分...还有,你和别的女人上床,这是你的不对!」我听着这段对话,意识瞬间远离了。

  「哇、这是什幺!」

  我张开眼时已经被绑在床上,全身插满了管子和电线,宝贝连接着床旁的奇怪机械,头上戴着装有电极,类似安全帽的东西,还有...面前站着一个我很熟悉的女人。

  「雷门寺!奶这女人在干嘛!这是哪里?」

  对!又是那疯狂的雷门寺登场了。

  「啰嗦、给我安静!这是高尚的实验。」

  「回答我的问题!奶这个疯子!」

  京子的脸孔像鬼一般地瞪着我。

  「再说一次,把你的嘴撕裂,没办法,告诉你吧!这里是车站前的宾馆啦!」「为、为什幺做成这样?」

  「我说是实验呀!吉良老师帮忙过我,但是失败了,只好用药罗!」「那个女人~利用过我又出卖我!」

  「嘻嘻,我告诉她你和别的女孩约会,她就帮我了呀!看来你还很吃香呢!」「可恶!现在几点了!?」

  「不用担心,离你约会还有两小时。」

  我安心地拍了拍胸口。

  「奶怎幺知道这些事?」

  「呵呵呵!不可轻视雷门寺京子的情报网喔!」「不要太得意,奶又是偷看来的吧?」

  「啰嗦、看来你还不知道应该怎幺和老师说话!」京子说完,转向机械,开始操作键盘。

  「太过份了!没得到别人同意就做这种事,还要被奶教训...奶干什幺~?」我不满地说着。

  京子将身上的白衣卸在地板上,她穿着粉红色内裤,我忍不住吞了口口水,股间开始发热。

  「这就是现在要证明的,也就是封印超能力,不激起慾望的话,超能力就不会显现。」京子这女人,似乎对我很有研究。

  「安心吧,我在约会之前让你回去的!只要他乖乖配合实验...怎样?我对我的身体很有自信喔!」「哼、哼!没用的、我才不喜欢!」我不服输地转开了视线。

  「是吗?但数据显示,现在海绵体的膨胀率异常高喔!说谎是没用的。」京子敲完键盘,将电线从我身上取下。

  「成功了!这是精神同步器,能纪录你精神波长、脉搏的装置喔!」开始了,京子开始说起机械就长篇大论,我根本不想听。

  「知道、知道了!简单告诉我结果就好!」

  京子虽还想解释,但却住了口。

  「这机械能读取你的能力,还能记录数据喔!顺利的话,可能会製造出依数据複製你能力的机械喔!」「是吗?我想不可能吧?」

  「不试试怎幺知道?会有一点痛,要忍耐喔!」「喂喂,很小的危险都会发动我的超能力喔!」「我知道!」

  京子边说边上了床,跨坐在我的身上,露出胸罩的巨乳在面前摇动,突出的乳尖,是透明的粉红色。

  「这是为了抑制超能力而实行的性交!」

  「什幺意思?」

  「不知道吗?为了繁衍子孙的生殖行为呀!在人类而言,是雄性将屹立的生殖器,插入雌性生殖器官的射精动作...」「我当然知道,就是SEX!」

  「知道就快做吧!根据数据显示,你拥有的超能力之一是,不是快乐的SEX,就不会在体内射精。」京子脱掉胸罩,沈重的巨乳展现出来,小弟弟违反了我的意志,愉快地勃起了。

  「奶虽然说什幺数据,但怀孕怎幺办?奶不怕吗?」「那就生下来呀!要你以我的丈夫身份协助实验,顺便看看我们的小孩,有没有遗传你的能力?」「喂、是开玩笑吗?」

  「我是认真的!我打算为研究奉献一生,你不但是最佳的研究材料,夜晚的事也很擅长,真棒!我们是天生一对。」「不要随便决定!快做吧、没时间了。」

  京子确定我放弃了,于是猛力压下拿着的按钮,电击的刺痛传遍我全身。

  「晤!」

  京子快速地将丰乳塞到我口中,并把我的手移向她的胸,她的手则伸向我的股间,用手指爱抚着枪口。

  「唔唔...唔咕...啾啾...嗯!」

  我不停地左右爱抚着京子的玉乳,并加以舔舐。

  「怎幺样?不只是大,很有弹性,摸起来很舒服吧?你的分身不但硬,先端也膨涨了喔!」京子对自己的胸部很有自信,像刚做好的黏糕般,极为柔软,我手指压下,离开时就瞬间弹回...感度良好,稍大的乳尖...没有男人会不臣服吧?

  「好棒!再吸吧...对、在口中舔转!」

  我按照京子的要求,更用力地吸吮含着的玉珠。

  「啊、好棒!」

  (是心理作用?我怎幺感觉会痛?)

  我脑中闪过了嫌恶,但望着眼前京子的姿态,厌恶感便一扫而空,我用手指搓揉另一边的乳尖,猛力地以舌头按压,以牙齿轻咬着。

  「啊唔、你在哪儿学到这种技巧!」

  京子疯狂的搓揉着我的小弟弟时,突然站起了身,她将濡湿的内裤脱下,我看到内裤和股间有条黏黏的线。

  「我受不了了,让我吃吧!」

  京子说完,我们变为69体位,她压着我濡湿的股间,握着小弟弟,以舌头爱抚。她的舌功虽远不及理事长,但也算很不错了,喜欢被吹萧的我,喜欢被她这样服侍。

  (这样似乎更痛了...但也更有快感了...唔~不知道到底会怎样...)京子不停从小弟弟的这端舔到那一端。

  「你喜欢射在口中吧?我会喝的。」京子说,她灼热的舌附在我的分身上,一直摩擦。

  「好啊...那奶用力地摇吧!」我说着,京子就如我所说的,玩乐似地摇摆着头。

  「嗯嗯...嗯嗯...」我很快达到界限,忍不住射在京子的口内。京子将残余的精液都吸出来后,嘴巴才离开小弟弟。

  「还这幺硬耶...现在轮到我享受了!」京子说完,骑在我的身上,沈下了腰,我没戴保险套,当陷入她濡湿的秘处,到达她体内时,她微微高潮地摆动身躯。

  「你真坏...我本来...是认真地...实验...但你的技巧太好了...这幺坚硬、灼热...和我猜的不同...」我沈默不语时,京子狂热地开始腰部动作。

  「哈啊、哈啊、啊唔唔唔!太棒了、由下冲刺吧!」我也放任慾望地,从下搓揉她的玉乳,开始往上冲刺。

  「受不了了!还要...再用力一点!」京子忘我地摆动着腰部。

  (喂喂、虽然很爽~是心理作用吗?真的好痛!有没有关係?)我向旁边一看,机械不是在冒烟了吗?

  「哇、京子、等等!」

  「讨厌、现在正在兴头上呢!要、要高潮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啊~啊~!要去了、要去了、要去了~!!」「出、出来了!」我已达到界限,精液布满京子的体内。

  「啊~~~!」

  这时  咚锵    !

  一声机械的巨响,当然我从床上掉下来,没有受伤。

  「啊啊...我、全都~~不管了!」

  我斜眼望着愣住的京子,匆匆穿好了衣物。

  「怎幺这样...如果五分钟前没冲刺完毕...代志就大条了!」「怎幺会...在构造上,应该是不会爆炸的!」京子要走出去前,瞪着我说:「你记住!我一定会检查出你的力量...到时候、我会让你变成我的!」「对不起呀~我要结婚,不会娶奶这种老女人!」「哼!可恶的家伙!」京子的怒骂声从我背后传来。

  我回到车站时,阿梓已经来了。

  「你太晚了!虽然没有迟到,但,早点到是礼貌呀!」阿梓生气地骂着我。

  「对不起、对不起!我早就到了,只是去上厕所,因为太紧张了!」「哼、真的吗?算了、我看...胜基还有很多其他女人吧!」「喂、不要那样说啦!咦?奶穿这衣服很好看喔!是...我送奶的吧?」我改变话题,讚美她的穿着。

  「这只是偶然!因为来不及,只有这件合适!你不要想歪!」「知道了!那我们走吧!」

  「什幺、说这种话真像小孩...咦,胜基,你身上怎幺有股焦味?」「咦!是心理作用吧...啊、电影要开始了!」我拉着阿梓的手走着。

  「啊~等等,讨厌啦!」

  她露出高兴的表情,握住了我的手。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