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暴力虐待> 改【性感的美腿女神】之柳茜的开发 2

改【性感的美腿女神】之柳茜的开发 2
本篇最后由 色戒不了 于 2019-12-1 14:51 编辑
经过柳茜上次把刘老汉当成自慰对象后;柳茜面对刘老汉时内心深处总有一丝不自然。但在家穿衣服也不会刻意的挑那些相对比较保守的了;反而不自觉地,穿得更好看性感。

其实在柳茜的内心深处相当複杂。任何一个女人对夺走自己初夜的男人都留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不然,我们高傲的女神柳茜大小姐怎幺会这幺快就改变了对刘老汉的态度呢?刚开始说在外面给刘老汉租房子的事情也有意无意的抛到脑后了;心知肚明的刘老汉对于这一点是求之不得啊!刘老汉从此就放心的住在了柳茜家里,日夜想着攻陷这高傲性感的女神。



「闺女,你怎幺醉成这样了啊;快回房间休息。」

柳茜一回到家就装作醉得不醒人事的样子。刘老汉把柳茜扶到卧室,轻轻地放倒床上,并给她盖好被子。

只见床上醉酒的柳茜是如此的娇豔如花,精致无暇脸蛋红扑扑的,高耸的胸脯有节奏地随着呼吸起伏着,虽然是躺着,但仍然显得坚挺如峰。

刘老汉压制住心底的沖动,去浴室里洗了条热毛巾,帮柳茜洗下头和脸,好让她舒服一点;然后又帮她沖了杯糖水。刘老汉见柳茜已经醉得不醒人事了,只能用手分开她诱人的小嘴,慢慢灌了下去。

此时,柳茜她突然用手一把拉住刘老汉。一时不备的刘老汉,就这样前胸压在柳茜她那一对高耸的大奶子上。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把刘老汉吓了一跳。狡猾如狐的刘老汉知道这是柳茜酒后乱性所做出来的。要是没有骗得柳茜第一次的刘老汉说不定就上当了。现在的刘老汉是要从心底的征服这个高傲性感的女神。所以刘老汉在心里计算着,「如果俺现在就肏了她,虽然也可以得到她的身体,但第二天她必定会后悔,还很可能会恨俺一辈子。不行,现在俺还不能肏她」

于是刘老汉把柳茜的玉手轻轻地分开,坐了起来离开了床。刘老汉看着这样一个醉美人,脸带桃花,刚才又压了她胸前两颗巨大的奶子;胯下的老兄弟早已硬了起来,把裤档支起一个高高的账蓬。

柳茜见刘老汉并没有上鈎,决定再加一把火。

「唔,我好热呀。」

说着还把自己衬衫的扭扣打开了一个,一条深深的乳沟出现在刘老汉的眼前。

看得刘老汉两眼发直;刘老汉看着柳茜那个象是欲火焚身的样子,夸下的老兄弟竟然一跳一跳的抗议起来。柳茜又解多一个扣子,现在已经能看到她的乳罩,连乳罩内雪白的乳肉都可见了。

柳茜的奶子本来就很丰满,现在解开扣子;如果没有乳罩罩住,马上就会弹出来。

刘老汉看着柳茜此时的样子,那根本是一副对着爱人挑逗的样子。

刘老汉心里的欲望更加沖动起来,看着柳茜的刘老汉在想:「闺女,这是在逼俺呀!」

就在刘老汉要有动作的时候;突然发现柳茜的眼睛很清澈,根本不像醉酒之人。狡猾的刘老汉猜到这是柳茜给自己设的计。还好俺发现了,不然俺就中计了;就再也肏不到柳茜这个高贵的天鹅了。

看到上前刘老汉,以爲自己的计谋得逞了。不过柳茜此时的心里并没有多少计谋得逞的喜悦,反而有一种淡淡的失望,不知道是在失望什幺……

只见刘老汉上前把她胸前的被子拉起来盖住,把她的手放进被子里轻轻地放好,然后就转身出去了。柳茜看到刘老汉转身就走了, 可是柳茜向翻来覆去怎幺也睡不着觉,一闭上眼睛,又是刘老汉那乌黑遒劲,杀气腾腾的大肉棒.

    而自己刚刚高潮后降下去的体温又有所回升,自己的小蜜穴又开始痒痒了,纤纤妙手一只上扬,飘落在了雪顶之上,采撷那嫣然独翘的雪岭红梅,而另一只却长驱直下,滑入那早已春潮泛滥的清泉池中,坚指而入,去睹住那甘甜芬芳的泉眼宝穴.

    楚楚可握的柳腰韵律般的扭动,两腿美腿是忽开忽合,抵消着难耐的奇痒。红唇香舌中,呻吟梦呓不断,曲曲流转直达天籁.

    「嗯啊又痒了啊.这次比上一次还要强烈,手指根本无法满足啊太细了太短了要想解决这一波高潮除非能有个干爹那般粗长的大家伙.可是自己怎幺能那幺做呢不行,绝对不行.可是现在奇痒难耐怎幺办啊要不去买个假的..................啊.......干爹啊..........来插你女儿.............」


刘老汉想起这小妮子刚才的手段,又气又忿。

「嘶……柳茜……我的女神…….....你这骚货........总有一天……我要得得到你……你就乖乖的等着吧!……嗷……射了……都射给你……」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是刘老汉好几晚睡不着觉冥思苦想出来的一个好日子。柳茜下班回家后,发现刘老汉预备了一桌子的丰盛菜肴。

「干爹,今天是什幺好日子啊?晚餐好丰盛啊!」

柳茜这两天心情不错,因爲自己报导的那件楼房坍塌事件是独家报导,自己也因此受到了最高层领导的表扬。所以,那笑靥如花的娇顔上正是春风得意。

「干女啊,今天是干爹五十岁的生日。哎……时间过的真快啊,一晃这幺多年都过去丁。记得上一次过生日,还是我们家刘倩不满三周岁的时候过的。哎……二十多年了……一想到倩倩的小模样我就心酸……以后也就再没过过生日了……」

「呀!干爹,今天是您五十大寿啊。您老怎幺不早和我说一声啊,我这连生日礼物都没準备!」

「乖女儿能陪干爹吃顿家常饭……就算是你给干爹我最大的生日礼物了。」

刘老汉对着柳茜一脸慈详地说道。而心底却在暗笑,今天你干爹我最大的生日礼物当然就是干女儿柳茜你了。嘎嘎,你还不知道吧!

「干爹~你等一下,我去换套衣服!」

「喔~去吧~去吧!」刘老汉看着柳茜走入房间的背影,嘴角泛起一丝淫笑。心想,换什幺换啊,一会脱光了还不是一样。

当柳茜再一次站到刘老汉的眼前时,刘老汉还是被柳茜那华丽丽的性感装扮以及在衣服的映衬下凸显的女神气质给惊豔到了。只见眼前的柳茜穿着一款黑色的深v拖尾式晚礼服。黑色,将柳茜那本来就白皙的皮肤映衬的更是欺霜赛雪。而此款晚礼服最大胆的设计就是背部的全面裸露,及腰的位置才用了一个蝴蝶结的设计收在了臀部上方的位置。而前面的深v设计更是凸显柳茜的好身材。

由于后面的露背式设计,穿这款晚礼服是不能戴胸罩的。所以,深v领两侧的f奶那是霸气侧露啊!这给刘老汉的感觉非常强烈,那就是两个热气腾腾马上就要出锅的白面大馒头啊!晚礼服的上半部设计的大胆而浓烈,下半部却高贵而不失性感。后面是托尾式的正统设计,凸显高贵与端装。而前面却是开叉式的性感路线,柳茜的一双修长美腿在其中若隐若现,显得诱惑力十足。

名贵的晚礼服再配上足下那优雅纤细的高跟鞋,头上的发髻被高高盘起。桃李争妍的精致五官略施粉黛。性感的红唇烈焰如火,细微的唇瓣纹理被涂抹的好似绽放的玫瑰。再配上那魅惑衆生的巧笑焉兮,美目盼兮……

此刻的柳茜真有如女神下凡一般啊。这也就是刘老汉的定力好得了,只是站在那里癡癡的流着口水。如若是换了旁人,那早就跪拜在女神的石榴裙下……跪舔了。

「干爹,我们今天出去吃吧,干女儿今天作东请干爹去吃大餐。」柳茜看干爹被自己的身材迷的发呆,露出得意的神情。

而今天是干爹的生日,柳茜想带刘老汉去高级餐厅吃西餐,所以自己当然也穿的隆重一点了。

「啊?去外面吃。不用……不用了。你看干爹把菜都做好了,这一桌子菜总不能浪费掉吧。再说干爹喜欢清静,在家吃最好不过了。干女,今天可是干爹的五十大寿喔。你就听干爹一回吧。」

刘老汉心想,去外面吃自己的犯罪计划还怎幺实施啊。这一桌子的菜里,那可是加了料的。这「料」可是很贵的,是自己花了大半的积蓄才搞到的。现在想想心里还觉得肉疼。可是爲了能搞定女神,这花多少钱都是值得的。所以今天这顿饭一定要在家吃,这肉一定要烂在锅里。

「哦~那好吧。这次就听干爹的,可下次一定要听女儿的。那我先回屋,把这身衣服换了。」

哎~茜茜,你就穿着吧,挺好看的。咱就当是在外面吃饭……嘿嘿!来吧,菜都炒好了,咱们上桌吧。」

要说柳茜这身装扮,刘老汉还真是百看不厌啊。自己活了五十年了,头一次看见晚礼服这种高贵典雅的打扮。尤其是那半露的两个雪白大奶子,太他娘的招风了。这要是弯下腰来,那还不得全露出来啊。

「来~干爹,我敬您一杯。祝您老身体健康,永远开心。」

「好~多谢干女儿!我也祝干女儿永远美丽,青春不老。干杯!」

刘老汉将自己杯中的白酒一饮而尽,话说这白酒里也是加了料的,刘老汉怕自己跨这这杆老枪关键时刻掉链子,所以买了个什幺金枪不倒的药沫加到了里边。而这一桌子的菜里,刘老汉加了大量的西班牙苍蝇粉,听说这东西最能挑动女子的春情。就是是贞节烈妇吃下去,也要变身爲淫娃蕩妇。

席间,刘老汉一直大献殷勤的给柳茜荚菜。一边大赞柳茜穿这身衣服太漂亮了,一边偷偷的观察柳茜的反应。可是,柳茜除了桃花染雪腮,俏脸有些绯红之外并无任何异常,就连呼吸都是那幺平畅自然。刘老汉心中暗想,妈的,该不会是买到假药了吧。什幺破药啊,一点反应都没有,这可是自己辛辛苦苦捡破烂才攒下的大半积蓄啊!

而柳茜在喝了几杯红酒之后,情绪也慢慢放开了,「给干爹跳上一曲助助兴,要不干爹你陪我跳一支吧,就当是你献给干爹的生日礼物了。」

虽然刘老汉根本不会跳舞,可是能搂着大美女这样的好机会刘老汉当然不会拒绝。悠扬的音乐响起,只见一精瘦的枯梏老汉搂着一性感妖娆的长腿美女在客厅中翩翩起舞。

「哎呀~干爹!你的手再往上搂点……是搂腰不是搂屁股!」

「喔~知道了~知道了!」

「哎呀~干爹~你又踩到我的鞋了……记住跟紧我的步子……啊……你又踩我!」

「啊~对不起。」

话说刘老汉哪有心思跳舞啊,和一个绝色大美女贴的这幺近……

这机会千载难逢啊。一双老手,一只握着柔若无骨的纤纸玉手,另一只搂在嬛嬛一溺的柳腰之上,有时还能感受一下那纤腰到翘臀之间的妙曼曲线。而因爲柳茜是一米七的身高,再配上那的高跟鞋,身高足有一米八了。而反观刘老汉,穿上鞋才一米六。所以这二十公分的差距,使得自己正好可以大大方方的观察眼前这对馒头一样的大奶子了。

如果单单是视觉上和触觉上的诱惑,刘老汉还免强可以抵抗。可是,还有那嗅觉上的诱惑呢。一阵阵如兰似麝般的香气飘蕩而来,撩动的刘老汉沈醉之中有点飘飘欲仙的感觉了。这可好,柳茜没被自己的春药所迷倒,自己却被女神身上所散发的气味迷的七荤八素的。

结果脚下一个不留神,不知道怎幺就踩到了柳茜那晚礼服后面那截拖地的裙裾上面去了。这下可好,柳茜一个站立不稳便跄踉着向后仰去。而刘老汉是搂着柳茜的,再加上脚下那晚礼服的布料太滑,脚下也失去重心向着柳茜的方向摔过去了。而且就在这摔倒的一瞬间,老汉惊奇的发现那遮掩住雪白大奶子的晚礼服居然被自己踩的滑落了。

这样一来,这对圆滚滚的大奶子就完全暴露在自己的眼前。坚挺饱满不下垂,就连乳头都是澹澹的粉红色。刘老汉忽然感到自己呼吸沈重了,刘老汉忽然感到自己血气上涌了,刘老汉忍然感到自己跨下的鸡巴坚硬如铁了。


「干爹,你没事吧?」

刘老汉刚才跌倒时,为了搏取柳茜芳心,不惜护着她,当人垫倒在地上,柳茜翻过身来,看见刘老汉双手捂着下体,天真的她以爲是干爹刚才救自己时伤到了;连身上脱落的衣物都不管,吓得连忙对柳老汉问道

「干爹,你怎幺了啊,是不是伤到哪里了啊。」

「啊……没事……俺没事……~都怪我~都怪我!干爹真是人老不中用了……这……没有把你摔伤吧!」

「嗯~干爹……这是意外~不怪你……况且我也没事……只是……我怎幺全身没力气啊。」

嘎嘎!刘老汉心中暗爽。全身无力,一定是春药发挥了效力,


「干爹,让我给你看看……」

「哦……哦……好的……」


柳茜让刘老汉躺倒床上,解开了刘老汉的裤子,刘老汉自己引以爲傲的大鸡巴良久后,再一次展示在了柳茜的眼前。这次是柳莤第一次近距离的观察刘老汉的肉棒,当看到刘老汉跨下那如霜打的茄子一样的阳物时,还是被吓了一跳。

「天呐……干爹的鸡巴好大啊……尤其是那紫红色的大龟头……足有乒乓球那幺大……这要是充血勃起以后……不会有鸡蛋那幺大吧!」
柳茜被吸引得咽了一口口水,就二话不说含住了刘老汉的大肉棒;顿时舒服的让刘老汉直吸气;也顿时让柳茜觉得一股腥臊气味直沖脑袋,「对……就这样……好暖………好舒服……闺女……真会舔…」

刘老汉的话令柳莤相当羞惭,但不自不觉间又像是给了柳茜莫大的鼓励;毕竟柳莤自小天生丽质,身材注目,已受尽讚美,相当好胜。现在连一个流浪汉对她口交技术的讚美都一併兼收。

蹲在地上的柳茜更加卖力的吸吮着刘老汉的大肉棒,心里面惊讶地回想:这东西当初是怎样塞进我的小屄?

这体内的那股热浪又窜流了起来,小蜜穴的泉眼又暗自喷水了。

「唔……喔……」刘老汉只觉得快爽死了不由得呻吟着,刘老汉觉得自己太幸福了,别人多看一眼都觉得幸福的性感女神帮他吃屌。

柳茜慢慢地将大肉棒尽数吞入口中;温暖湿润包裹了坚硬的肉棒,聪明的柳茜还将阴囊丸握在手中,轻轻挤压,刘老汉感觉一阵阵剧烈的快感沖击着全身袭来,精关摇摇欲坠似乎很快就会开始爆发。刘老汉忍不住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

「闺女,俺想看看你的奶子。」

「恩,……」

柳茜和春药在极力拉锯着,但听到刘老汉要求后,立刻把脱到一半的裙脱掉,口却依然没有离开过刘老汉的肉棒。

柳莤全身只剩下一条小小的丁字裤遮住那羞人的部位了。

「闺女,俺想摸摸你的奶子可以吗?」

「恩恩……」

嘴里吸着大肉棒的柳茜用鼻音和点头来回应刘老汉。刘老汉一边享受着柳茜小嘴对自己棒子的服务,一边用手把玩着柳茜丰满白嫩的大奶子。

「闺女,现在用你的奶子帮我弄一下。」

「啊…咳咳....…讨厌.........干爹….....看都是坏东西…」

柳茜听到刘老汉要她用奶子夹住大肉棒,羞得脸蛋红彤彤的,但即刻无师自通地用双手捧着两颗巨乳就给刘老汉打起了奶炮。

「唉,那还不是干爹没有女人嘛……干爹才会看片子来缓解一下痛苦……干爹不是那样的人……呜呜……没想到今天让闺女瞧不起了……」

刘老汉挺会趁机装可怜博取柳茜的同情心的。

「好了,干爹你不要难过,女儿不是不知道情况吗……都是女儿不好……」

果然,柳茜又被刘老汉骗到了。只见聪明的柳茜很快掌握了打奶炮后,现在更卖力地低下头伸出香舌不时的在大龟头上打转。

不过数分锺后,「干爹,它是不是恢複了啊,它现在变得好大了。」

「啊,是吗?我觉得它还没有完全恢複;就怕它到时候进洞就软了……闺女你帮人帮到底,让它进去一下试一试?」
柳茜一方面觉得不能在对不起未婚夫孙宇了,不同意刘老汉的提议,一方面感到身体发热。

「干爹……这个……这个不行的……我们不能再犯错了……」

「闺女啊,你就再帮帮干爹吧;就一下……就一下;行不?」

只见柳茜抬起丰满的肥臀,一用手指勾住了内裤慢慢地往下拉动;自己以骑乘的姿势蹲坐在刘老汉的胯下,先抬起左脚,再抬起右脚,直到把小丁字裤脱掉。之后,一只手撑着刘老汉的胸口,一只手扶着刘老汉那根早已经硬梆梆的大肉棒对準肉缝,刘老汉感到半个龟头已进去了,感觉到柳莤非常紧凑的逼。

「干爹,答应我就一下哦。」


刘老汉想点头答应,那诱人的肥臀就已重重的落下去了。

「啊」、「啊」柳茜和刘老汉都忍不住叫了出来。

柳茜的大屁股刚一落下,刘老汉的大肉棒就拼命的向上顶。

「啊啊……不可以……啊……好舒服……干爹……你说过就一下的……快……快停下来……啊…….慢点.....」

「闺女………干爹感觉它还有一点痛……唔……干爹是怕它是个中看不中用的银头蜡枪啊……」

「讨厌……啊……干爹你坏死了……什幺都是你说了算……啊……」

「嘿嘿……反正都做了,闺女你就帮我检查检查它是不是银头蜡枪中看不中用……」

「嗯……算了……本姑娘就再帮你试试看……不过...................干爹,不可以射到里面哦!啊......好粗.....好舒服」

「好,干爹一定答应你,不射到里面。」

「干爹,你真好……啊……插快………喔……太爽了……」

「闺女,你也动起来。」

「好……」说着柳茜也配合着刘老汉的节奏不断的上下飞舞着丰满的大屁股。

「干爹,用力……快用力……用力肏我……啊……啊……我爽死了……」此时的柳茜觉得自己已经快要飞上天了,双手撑到刘老汉的胸口,雪白的大屁股飞快的在刘老汉的大肉棒上起落。

「啊……要到了……到了……我……我来了……我……」强烈的快感令柳茜不住大声欢叫,很快柳茜浑身急速的颤抖着,一道热滚滚的爱液从花心深处急涌而出。

「啊……唔……干爹……轻……轻……点……喔……舒服……啊……」刘老汉不顾刚刚高潮了的柳茜越顶越用力,抽插了一阵就叫柳茜翻过身。

「闺女,用手撑住床跪趴着,把屁股翘起来。」

「干爹,你坏死了……你怎幺这幺多怀心思啊……」柳茜一边羞涩地问;一边依照刘老汉说的做了。

「俺要和你像村里的土狗那样交配,俺要从后边狠狠地肏你……」

说完后便搂住了柳茜的腰,柳茜就像一只母狗的模样,给刘老汉这只老狗从后面插进来。真的就像两只交配的狗只一样。柳茜一时又觉得难爲情,但又感觉刺激,更使劲向后顶着屁股,希望可以肏的更深。

「闺女……闺女小屄好紧……干爹好舒服……对用力夹……」

刘老汉没想到柳茜这幺骚,肉穴这麽的紧,紧紧的包裹着自己的鸡巴,充足的淫水十分滑腻,鸡巴如同泡在温暖滑腻的肉壁里,舒服的让人忍住不想一刻不停的狠狠的插干这个骚浪迷人的肉穴,手掌连连用力抓紧她的屁股,并不断低声哼叫:「喔……啊……闺女,你夹得俺舒服死了……」

柳茜两边屁股都被刘老汉掐出印记了。柳茜的小屄越是用力收紧,插在里面的大肉棒它就越来越大,再给它一进一出的拉动时带来那巨大的酥爽滋味简直都让柳茜快要晕过去了。

刘老汉把她翻过来压到身下继续用力的抽插,每一下都直抵花心;此时的柳茜爽到极点。

「啊……要死了……啊……」

只见柳茜像八爪鱼一样,双手双脚死死的抱住刘老汉,肥臀不停的向上抬,整个人贴到刘老汉的身上了,小屄深处又喷出了大量的爱液。刘老汉感受到柳茜那诱人的小屄在急剧的收缩,刘老汉抄起那双洁白无暇的美腿扛在肩上奋力的沖刺;每下都把大肉棒抽出一大半,再狠狠地插进去。刘老汉疯狂的抽插让还在回味高潮余韵的柳茜又开始大声的呻吟。

「啊……啊……插得好深……哎……轻点……啊……」

刘老汉把大肉棒整根抽了出来,只留了半个龟头在她的小屄口磨动,突然又再整根插入,在大肉棒到柳茜小屄最深处时再转一圈,然后大起大落的抽插起来。

高潮后的柳茜也再度进入了欲火的高潮,窄紧小屄紧紧地吸着刘老汉的大肉棒,肥臀儿左扭右摇着,嫩屄不停地向上挺着。

「干爹…………快……快肏……喔……花心被……被大肉棒……顶到了……哦……好麻……啊……用力……干爹……再……再……用力……舒……舒服……啊……我……又要……又要来……来……了……啊……啊……」

「那里好舒服,爲什幺好舒服?」

「女儿的小屄好舒服……因爲干爹插得我好舒服……啊……」

「那以后干爹随时都可以肏你吗?」

「可以……啊……干爹想肏女儿……随时肏就是……啊……」

「真是干爹的好闺女啊……俺肏烂你的骚逼逼好不好……」

「好……好.......肏你女儿的骚逼逼,女儿的骚逼逼好痒……就要干爹大鸡巴肏……啊……不要停……啊……爽死了……」


整个的室内,弥漫着男人女人性交的浓烈气味。不知柳茜是否在药力影响下,更加放蕩地说尽淫语。刘老汉在极大的征服感下也到了爆发边缘,连续疯狂的抽插了百十下后,就再也忍受不住了;刚一拔出大肉棒,背脊一麻,就开始了激烈的喷射,一道道火热的精液打在了柳茜的身上。大量的精液射得柳茜平坦的小腹、高耸的胸部上到处都是;那强劲力道都将一部分精液都射到了柳茜脸上........